高善文:疫情後富人更富?為啥疫情反而會導致貧富差距變大呢?

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日前表示,中低收入人群收入和消費的增長顯著慢於新冠疫情前水平,而高收入群體的財富增長卻更快了。財政政策在針對低收入群體的支持方麵存在瑕疵。

高善文周六在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峰會上說,疫情期間寬鬆的貨幣政策推升了資產價格,包括股票市場的估值水平和房地產價格,而這些資產主要由中高收入群體持有。“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大量的低收入群體難以受益於資產價格的上漲,並且由於疫情本身對經濟活動的衝擊相對集中在餐飲、線下零售等服務業,這些原本吸收了大量低收入人群就業的領域,導致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和消費受到了嚴重衝擊。”他說。

高善文表示,疫情暴發之前,農村居民收入增速高於城市居民,二者差值長期穩定在2個百分點左右。疫情暴發後,二者差值迅速從2個百分點下降到負2個百分點,隨後回彈到0個百分點左右的水平。疫情恢複以後,城鎮居民工資收入的增長比農村居民更快。

他指出,農村和城鎮社會消費品的增長情況也與之類似。疫情前,農村居民社會消費品零售比城鎮居民大約快1.5個百分點或略多,但疫情後,差距迅速收窄到0左右。

說實在高老師提到的這個問題我們之前就已經有過討論,這件事到底該怎麽看呢?我們之前是從富豪的角度出發,分析為啥在疫情之後,反而是富豪的財富不斷增加,這其中的根源,不過既然高老師從宏觀的角度出發來分析這個問題,我們也不妨從宏觀的角度看待一下:

首先,中低收入群體的財富受到經濟波動的影響更大。從宏觀經濟的角度出發,疫情帶來了更多的市場影響,在疫情所引發的經濟次生危機的情況下,其實對於中低收入人群的影響更大,為什麽這麽說呢?因為中低收入人群其本身的財富積累更少,往往更加依賴工資性收入來維持生活,一般情況下當出現比較大的經濟危機的時候,中低收入人群因為相對而言的技術含量更低,市場的替代性更高,往往會成為企業優先處理的對象,無論是被裁員還是被降薪往往都會是這類人群,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往往中低收入人群在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財富收入的降低會更加嚴重一些。

其次,高收入人群往往更容易找到更多的解決辦法。相信大多數人看著名喜劇《西虹市首富》的時候就會發現,根據財富的馬太效應王多魚實際上在窮的時候無論做什麽都更窮,因為其在貧窮陷阱裏麵完全沒辦法翻身,但是當他有十個億的時候,他卻會發現錢完全花不完,無論做什麽就像財富會繁殖一樣,不斷生長出更多的錢來,而且即使一些極度不靠譜的項目都能快速增值。其實,這就是財富增值效應,高收入人群不是工資收入的擁有者,而是財富效應的享受者,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是資產性收入,資產往往能夠找到最適合賺錢的方向,比如說疫情期間世界各國都在推動低利率政策,甚至於不少國家的央行都把利率降到了0。在這樣的情況下,從銀行借錢就變得非常容易,再加上很多原先優質的資產突然貶值,最終直接導致了高收入人群可以趁機抄底,這讓高收入人群的收入更高。

第三,這就是貧富差距變大的根源了,因為中低收入人群的工資性收入碰到經濟問題的時候一定會出現顯著的下降,而高收入人群的資產性收入卻不會受到顯著的下降,所以我們看到西方國家在麵對經濟困難的時候,往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大規模給自己的國民發錢,甚至直接發現金,目的就是降低工資性收入變少所帶來的經濟影響。

不過,對於中國來說,隨著我們經濟的不斷複蘇,這種影響效應會降低而不是增長,所以我們到不用對這件事過度擔心。

評論

發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