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互聯網遺忘的老年人?當代老人如何才能不被時代的大潮所淘汰?

又是一年一度的重陽節,快速發展的智能時代,反而給不少老年人的生活帶來了不便: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不少老年人使用“健康碼”遇到困難,再次將老年人對智能化、數字化生活難以適應的問題擺上了台麵。

10月23日,民政部在北京召開2020年第四季度例行新聞發布會,養老服務司副司長李邦華在回答媒體關注的這一問題時表示,當前,智能技術、信息技術日新月異,讓人們的生活越來越便捷,但是也出現了不少老年人沒有智能手機、不熟悉智能化設備操作導致遇到許多困難和麻煩等問題。下一步,民政部將以老年人為中心,推動解決老年人在民政服務中遇到的智能技術困難。

據中央網信辦發布的數據,截至今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超過9億,但60歲及以上網民占比僅為6.7%。這意味著,有相當數量的老年人沒能及時搭上網絡快車。由於信息技術在疫情防控期間的充分運用,老年人在防疫期間感受到的不便愈發凸顯。老年群體中,不僅有人在出示“健康碼”時遇到問題,還有人因為不會用智能手機而遇到買菜、看病、出行的困難。即便沒有疫情,也會有越來越多的老年人感受到現代社會的不便,產生嚴重的脫節感、失落感。

說是在一年一度的重陽佳節到了我們每到重陽節的時候都在關心各種老年人的話題,也是各家各戶年輕人獻孝心的時候,但是我們看到的是當前年輕人和老年人之間的差距正在被互聯網無形的拉大,我們該如何看待這些被互聯網遺忘的老年人?

首先,我們要明白,對於老年人來說,實際上雖然可能每天大家在一個桌子上吃飯,老年的長者和自己年輕的孫輩之間,表麵上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但是實際上從科技的角度出發,兩者之間已經在完全不同的維度之上了,對於老年人來說,可能完全沒有辦法接受互聯網時代給自己生活帶來的依托,他們的學習和生活往往都還是在非常傳統的時代背景下產生的,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可能年輕人的生活方式,老年人完全無法理解,也沒有辦法接受。

其次,快速發展的科技,實際上對於老年人來說是一次巨大的壓力,因為我們最近20年所經曆的科技發展,遠超過去70年的科技發展,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生活方式的改變一定是巨大的,這種生活方式的改變已經體現在手機等大量的智能終端上麵,我們在智能終端上麵已經實現了對於整個時代的超越,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老年人就會發現,出門既不會用手機來做健康碼,也不會使用移動支付,甚至於說連打車都不太會打了。這種生活方式的變化,實際上正在加速變革老年人群體和日常生活之間的割裂程度,這種割裂程度所形成的鴻溝正在無形加大,讓老年人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困難,再加上中國所出現的少子化的趨勢,讓能夠真正輔導老年人的人變得也越來越少。

第三,麵對著老年人逐漸被整個互聯網市場所淘汰的現狀,我們到底該怎麽辦?我們覺得可以從兩方麵想辦法。

一方麵對於整個老年人來說,我們需要一定製度性的保障,通過製度來使用人性化的方式管理,比如說對於不會使用健康碼的老年人,就進行人性化的管理,不要讓老年人一定要使用健康碼實際上這種人性化的管理,在我們社會治理的很多層麵都可以進行操作。

另一方麵則是加大科技的投入和力度,通過科技的投入,真正讓老年人可以享受。到市場所帶來的變化的影響,實際上老年人真正困難的地方是沒有辦法實現手機和電腦之間的人機交互,但是我們現在通過語音識別技術等多方麵技術的發展,實際上交互並不一定是通過手機輸入這唯一的一種方式,語音識別也可以進行人機交互,而且我們看到各個方言的語音識別正在出現,也正在解決老年人的困難,所以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未來隨著時代的發展,對於老年人的互聯網化還是有門檻不斷降低的可能性的,到時候我們通過技術來解決問題的可能性會更大。

評論

發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