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年輕一代儲蓄率明顯下調,年輕人是真沒錢還是不想存?

日前,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原行長周小川在2020外灘金融峰會上表示,2019年年末,中國的儲蓄率占GDP中的比重降到44.6%,未來或還會進一步下降。疫情對於儲蓄率的影響,目前還看不太清,因為它既有增加儲蓄的方麵,同時也有減少儲蓄的方麵,這還要進行密切地觀察。但往遠看,中國的儲蓄率還會進一步地變化,就是在“雙循環”特別是內循環為主的發展戰略情況恰,內循環將會更加暢通。

周小川還提醒稱,還密切觀察到中國年輕一代的儲蓄率在明顯下調,這有好的方麵,有助於擴大內需;也有令人擔心的方麵,就是一些年輕人過多地靠借債過度消費、奢侈消費,將來是不是好事也不完全知道。但是總的來說儲蓄率會進一步地調整。未來“一帶一路”的融資格局會與此相關。

而6月18日,央行原行長周小川在第十二屆陸家嘴論壇上表示,從樂觀的角度來看,中國是個高儲蓄的國家,中國曆年總儲蓄占GDP比重超過40%,因此隻要機製做得好,很容易找到資金投資新興和成長的公司。所以從資金麵上來講,並不是中概股公司非要依靠國際市場融資,國內空間還是很大的。

那麽,看到周小川行長的說法,我們到底該怎麽看呢?說實在周小川行長說的很對,這件事我們要分幾個角度來看:

首先,我們要明白老一代人為什麽喜歡存錢?這是因為對於老一代人來說,大家都經曆過困難時期,困難時期大家都麽錢,所有人都有防災救災的思維,所以存錢幾乎成為了一種動物保護自己的本能。我們用數據說話,新中國成立初期,全國城鄉居民儲蓄存款年底餘額隻有8.6億元,按照5.75億人口數量計算,人均儲蓄存款不到1.5元,即便是到了1978年,城鄉居民儲蓄存款餘額也隻有210.6億元,人均僅約20元左右。2018年國內住戶存款餘額為72.4萬億元。以14億人口存量簡單測算,人均儲蓄存款超過5萬元。這種儲蓄的確對於中國有著非常明確的幫助,眾所周知,在經濟學上來說,儲蓄最大的用處就是可以轉化成為投資,中國改革開放之後大量的投資都是在儲蓄轉變的過程中產生的,我們一方麵通過招商引資來吸引外資,另一方麵則通過儲蓄轉化實現投資,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的高儲蓄率一直以來都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強勢動力。

其次,我們再來說為什麽現在的年輕人沒有存錢的習慣?這是因為,無論是90後,還是00後,幾乎沒人在童年餓過肚子,這幾乎是沒有經曆過困難年代的人,也就不可能存在防災救災的心理。這種心理的轉變,再加上由美國傳來的消費主義的思潮,導致年輕人跟傾向於賺錢來自我消費,可以說邊際消費傾向,年輕人是遠大於傳統中老年人,這樣的消費習慣一方麵由於年輕人對於防災救災思維的相對較少,另一方麵則是中國年輕人在互聯網電商高度發達的時候逐漸擁有了屬於自己的消費思維方式。

第三,金融的發展幫助了年輕人的消費,這些年隨著金融工具的日益發達,我們來看幾個數據,根據10月15日人民銀行發布的人民銀行發布的《中國普惠金融指標分析報告(2019年)》:1、截至 2019 年末,銀行卡卡均授信額度為 2.33 萬元,同比增長 4.02%,增速比上年末低 1.64 個百分點;2、截至 2019 年末,全國人均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 3.14 萬元,同比增長 15.96%。而且何止信用卡,花唄、借唄、白條、微粒貸都大行其道,根據螞蟻集團的招股書數據顯示,螞蟻數金科技平台的用戶為7.29億,花唄借唄服務用戶約5億。可以說,便捷的金融工具為年輕人消費提供了有效的保障。

可以說,讓年輕人借錢越來越容易,一方麵沒有大規模的節約觀念,另一方麵借錢這麽容易,儲蓄率下降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隻是,這樣真的好嗎?從目前來看,這件事是一把雙刃劍,中國在推動“雙循環”的發展,在內循環當中最重要的就是中國消費的崛起,所以年輕人願意消費並不算是壞事,但是這種消費卻不應該是過度消費,而是有針對性的消費,至少是自己還款能力內的消費,這才是最關鍵的。

評論

發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