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接近五千億,把醬油賣成了茅台價的海天味業到底怎麽做到的?

如果問中國資本市場哪家公司堪稱中國第一的話,很多人都會說貴州茅台,誠然在茅台股價已經達到了其一瓶白酒價格的時候,誰都沒辦法忽視這家巨頭。不過,在大家都沒注意的市場,一家調味品巨頭也把醬油賣到了茅台的水準,這就是中國調味品第一股海天味業,把醬油賣成茅台價,海天味業是怎麽做到的?

一、市值接近五千億的調味品茅台?

目前,在金龍魚上市被炒的火熱的時候,另一家糧油調味品巨頭海天味業又被推到了風口浪尖,在6月24日海天味業股價創新高突破四千億的時候,一個多月的時間海天味業進一步上到高點,截至8月9日,海天味業股價152.49元/股,總市值達到了4941.35億,可以說離五千億基本上就是一步之遙,此時的海天味業的動態市盈率為76.6倍,遠高於同行業平均水平。這個估值水平刷新了海天味業的曆史,要知道在2015年牛市時最高也才50倍。

那4000億是什麽概念呢?拿上交所A股上市公司對比,其總市值已經超越中石化、萬科等巨頭。據了解,海天味業是我國商務部公布的首批“中華老字號”企業之一,距今已有300多年的曆史,最早甚至可溯源於清代中葉乾隆年間開始鼎盛的佛山醬園。

2014年2月11日,海天味業在上交所主板成功掛牌上市。吃飯就需要消費調味品,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因此海天味業這幾年來保持著持續高增長,一度被稱為“醬油界的茅台”。自上市以來,海天味業的股價就一直呈上漲趨勢。按照2014年上市的發行價格51.25元/股、市值383.86億元計算,短短6年多時間已翻9倍多。

而胡潤研究院最新發布了《疫情四個月後全球企業家財富變化特別報告》,報告研究了胡潤全球富豪榜上的企業家截至2020年5月31日的四個月內的財富變化。海天味業實控人龐康位列全球百強企業家中財富增長最快榜單第二名,財富達到1050億人民幣,增長36%。

股價一再創新高的背後有良好的業績支撐,海天味業從2016年開始到2019年,淨利潤分別實現28.4億、35.3億、43.6億、53.5億,四年時間淨利潤接近翻番。近5年營收的複合增長率達到15%,淨利潤的複合增長達到了20%,從財務數據來說是非常優秀的。2019年,海天味業實現營業收入197.97億元。公司目前生產的產品涵蓋醬油、蠔油、醬、醋、料酒、調味汁、雞精、雞粉、腐乳等幾大係列百餘品種300多規格。

如此神奇的一家公司我們到底該怎麽看?我們該如何看待海天味業的調味品帝國?

二、堪比的茅台的海天味業調味品帝國怎麽造就的?

海天味業當今的成功自不必說,不過這家巨頭可不是一直都這麽成功的,回溯海天味業的發展曆程我們能夠看到,海天味業在1990年之前不過是廣東地區的一家地方品牌而已,一直到1996年才真正開拓了第一家廣東之外的省外市場武漢市場,而其主打的產品也不過就是醬油而已,一直默默地進行全國化的發展,其中主要的策略就是努力打入各家農貿市場,在農貿市場的調味品經銷部做文章,努力做下沉幾乎是海天味業最大的特點所在,在各大競爭對手紛紛努力殺入各大一二線城市的時候,海天味業反其道而行之努力衝入各大下沉市場,在2012年前後就在縣域江湖做自己的調料生意,構建起一個覆蓋全國的下沉網絡,從而奠定了中國調味品江湖的地位,之後2017年之後海天進一步下沉在鄉鎮市場占據了自己的一席之地,這就是海天味業的發展簡介,不過看到這裏相信大家已經有些感覺了,海天味業的調味品帝國到底是怎麽建的?

首先,不惜一切代價構建下沉全渠道網絡。調味品可以說是一種最不會受到宏觀經濟衝擊的產業,正所謂中國人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調味品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就像極度缺乏彈性的糧食市場一樣,調味品市場也是一個市場彈性極度缺乏,幾乎不會受到周期性經濟波動影響的市場。但是,調味品也有一個特點,就是極度分散,在全國各地幾乎每個集鎮都有屬於自己的醬菜調味品店,在這樣的情況下,大部分的調味品企業走不出本地幾乎已經成為了一個趨勢。然而海天的特點就是不管大城市,用農村包圍城市的做法打天下,走出廣東進入武漢之後,海天就下大力氣深度進入各大集貿市場,在集貿市場瘋狂構建屬於自己的經銷商體係,並且越是下沉的經銷商海天味業做的越好,2005-2012年集中全力打縣域,一個縣一個縣的爭奪,2012-2016年做網絡,構建起屬於海天味業由點到麵的網絡市場體係,2017年之後進一步下沉做鄉村,這個邏輯就是不斷拓展自身網絡的毛細血管,當別的調味品還在自己所在地的一畝三分地裏玩的時候,海天味業就已經全國開花了,當下沉市場全麵包圍之後農村包圍城市做大城市也就一切水到渠成。

其次,根據消費升級大力拓展多元化。我們看到海天味業的發展可以說正好契合了中國人消費升級的發展路徑,早期中國人的調味品相對比較單一,海天味業用醬油這種最為基礎的調味品占據市場根基,2008-2018 年間我國醬油消費量複合增速 6%,蠔油消費量複合增速 10%,高於行業平均的 5%水平,正好是海天味業大力拓展醬油的時代。但是海天也看到了中國調味品市場巨大的空間,並沒有因為醬油的成功就放棄了產品發展,從行業總量來看,我國調味品消費量 15 年間實現了翻倍增長,人均消費量從 2004 年不足 5kg/年上升至 2018 年 10kg/年,年均複合增速約 5%,但是大家不要忘了,當前中國人的調味品消費水平依然非常低,僅為日本的 40%,韓國的 50%。在這樣的情況下,海天味業抓住了中國人日益多元化的調味需求,一方麵大量推動自身醬油的大規模革新,在味極鮮、特級金標等係列大規模拓展,另一方麵則是進一步推動自身多元化,積極實施產品多元化戰略,涵蓋醋、雞精、味精、料酒等品類,於 2017 年、2020年分別投資入股丹和醋業、合肥燕莊食用油,從而推動了自身的高增長。

第三,用技術不斷降低成本。一般情況下,調味品基本上就是糧食釀造的本身成本就很低,但是海天味業則是進一步不斷降低成本,一方麵不斷挖掘原料的使用效率,提升單位成本產量,根據公開市場報道,目前海天的大豆原料中,大豆和豆粕的重量比例為 2:3,大量使用豆粕替代大豆成功地節省了至少15%-20%的大豆成本,這可謂是海天味業的獨門秘籍。另一方麵不斷提升自動化率,在人力成本高昂的今天,海天味業自 2003 年引進全自動生產包裝線,到 2016年推出智能車間,海天實現了生產過程自動化和機械化,保證食品安全和提高生產效率,降低了人工成本。同時,通過信息化手段控製整個生產過程,確保產品品質。用技術提升生產力可以說是海天味業最有效的手段。

第四,則是對於供應鏈的控製或者說“壓榨”。在我們說海天味業成功的時候,卻也能夠看到不少媒體強調海天味業實際上還有一個不斷提高利潤的辦法,向供應商壓貨,海天味業超過96%的銷售收入來源於向經銷商的銷售,公司不直接麵向客戶,銷售其實是賣給經銷商的,而且海天味業還沒有所謂總經銷商,經銷商起碼設兩個,幾家經銷一起做,產品完全一樣,使經銷商產生相互競爭的賽馬效應,最終讓海天味業可以把風險全部壓給產業方,讓自己坐收漁利。

海天味業的帝國一方麵是內功很強,另一方麵則是外功壓榨也很厲害,這兩點加在一起才是海天成功的關鍵,不過這樣的調味品茅台你覺得真的好嗎?你怎麽看?

評論

發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