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傳銀行大幅降薪?銀行真的要降薪了?金飯碗為啥都褪色了?

8月6日開始,一則關於銀行大幅度降薪的傳聞在社交媒體流傳。跟據21世紀經濟報道的消息,8月6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中信集團7月發文要求,達成費用成本“雙控”、質量效率“雙升”,實現 2020 年度開源增效 50 億元、節流降本100億元目標。實施主體覆蓋集團、股份、有限三層總部與各一級子公司,由各一級子公司向下屬各級子公司層層傳導分解管控目標。

此外,中信集團要求,原則上管理費用總額(不含人工成本、折舊及攤銷)同比下降10%以上。各子公司應結合上半年管理費用支出情況,充分考慮疫情影響,主動加大壓降比例,特別是壓降會議費、差旅費、出國費、業務招待費、辦公費、業務宣傳費、車輛費、租賃費、營銷費等行政管理費用支出,提出合理的壓降目標。

中信之外,一家華南大型央企人士表示,該企業去年就已大幅降低員工總體薪酬。以往工資總額往年都有5%-10%的上浮空間,今年是零增速,如果完不成增長目標,可能還要降低。一位四大行分行人士表示,該行今年薪酬總額有所降低,降幅具體比例不清楚。以前一般一季度因為考核方案沒下來會卡的比較緊,二、三季度會鬆一點,但半年已過,二三季度沒有補充一季度預留的額度。

說實在銀行降薪是完全意料之中的事情,並不讓人意外,其中原因我們可以分幾方麵進行分析:

首先,銀行業的工資到底是怎麽確定的?我們要明白任何一個企業的工資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是由其業績發展的好壞進行確定的,由於中國銀行業前些年日子過得太好了,結果直接導致很多人都覺得銀行是金飯碗,這是因為正好大家碰到順周期銀行最賺錢的時期,自然會覺得銀行業的工資隻能上漲基本上不會下跌,但是實際上並不是這回事。我們對於中國的商業銀行進行一下區分,中國的商業銀行一般可以分為幾類:國有大行、股份製商業銀行、城商行、農商行、民營銀行等等。一般情況下工農中建交等國有大行有一個標準,這就是2019年10月,財政部印發《國有金融企業工資決定機製改革實施辦法》(財金〔2019〕121號),根據文件要求,金融企業響應國家宏觀政策不到位,服務微觀經濟、實體經濟情況效果不明顯,或者經濟效益下降的,當年工資總額原則上應當下降。而即使不是國有金融機構,其主要的工資總額也是由其董事會或者其出資人來進行審定,確定工資大盤子之後進行分配。所以,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我們才能進行進一步的分析。

其次,為啥說今年商業銀行的工資有可能下降。根據前文的論述我們可以知道,部分商業銀行的確提出了過苦日子的說法,這實際上還是和商業銀行今年的經營情況掛鉤的,之前各大商業銀行基本上都是以息差收入為其主要的收入來源,在這樣的情況下,在很多經濟條件向好的時期,商業銀行的收入水平可謂是居高不下,當時某家股份製商業銀行的行長甚至表示說“賺錢太多有些不好意思說了”,但是這種以息差為核心的商業銀行盈利模式嚴重依賴於其本身的存款成本和貸款業務情況,而今年由於股市相對較好、利率水平又相對較低,相比於其他時候吸納存款可謂是相對困難,這對於銀行業來說為了吸納存款必然會用貨幣基金、大額存單等高利率產品來吸納存款,這將必然帶動銀行存款成本的上升。再加上今年本身一些中小企業相對經營困難,就導致很有可能帶動銀行業的貸款不良率提升,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課題組於5月24日稱,銀行後期不良貸款處置和資本消耗壓力明顯加大,銀行利潤增速可能下滑,不排除年內出現零增長或負增長的可能。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銀行的收入如果出現比較明顯的下降的話,那麽其員工的收入也必然會有比較明顯的下降,這兩者將會是相輔相成的關係。

第三,到底哪些人受到降薪最明顯呢?要知道銀行降薪也不是所有銀行的所有人都一刀切,一定會有一定的變化,即使是為了降薪的話,一般情況下國有大行員工本身的收入水平就比較低,所以受到的降薪影響並不會太大,但是像部分股份製商業銀行、城商行、農商行等收入水平本身就較高的銀行來說的話,降薪的影響將會是比較顯著的。企業經營不好收入下降引發降薪是非常正常的現象,沒必要過度解讀,但是對於我們來說也的確需要好好對待。

評論

發送